公司新聞

當前位置:首 頁 >> 公司新聞 >> 智聯招聘艱難IPO:市值僅前程無憂40% ,內訌不斷 智聯招聘艱難IPO:市值僅前程無憂40% ,內訌不斷

 智聯招聘(14.33, -0.25, -1.71%)已經遠遠落后于前程無憂(62.86, -0.75, -1.18%),其2014年一季度營收為后者58%,凈利僅后者35%

  理財周報記者 王小莓/上海報道

  蹣跚近20年,智聯招聘終于成功在紐交所上市。

  雖然按照當天收盤價計算,智聯招聘市值達7.32億美元,僅為競爭對手前程無憂市值(18億美元)的40.7%,但其上市速度之快卻堪稱中概股之最。從第一次提交文件到掛牌交易只用了36個日夜,積蓄了20年的智聯招聘打了一場閃電戰。

  上市后,智聯招聘CEO郭盛曾對媒體表示自己對上市的興奮僅持續30秒,的確,在這個前有狼后有虎的網絡招聘的江湖,老前輩的智聯招聘的日子并不好過,尤其是經歷過曲折動蕩的過去,更懂得前進路上的艱難險阻。

  自從智聯招聘宣布上市之后,質疑聲就從未停止,尤其是對其資本方控股和傳統招聘模式的質疑,當然還有曾經動蕩多變的高層團隊。缺少靈魂人物的智聯招聘,如何能在未來的競爭格局中,證明自己的實力,也許才是郭盛的當務之急。

  大股東不套現

  對于一個企業來說,被逐利的資本方控股并不是一件好事。對智聯招聘來說,尤為如此。

  1997年,智聯招聘正式成立,1994年成立的獵頭公司智聯公司是其前身,公司創始人是幾個英國的獵頭顧問,名為Mark Baldwin的英國人是創始人之一。2002年創始人退出,劉皓出任CEO,加快了瘋狂擴張的道路。

  初期發展時網絡招聘拼的就是流量,前幾年國內招聘網站在跑馬圈地階段都以燒錢為主。在劍拔弩張的2008年,智聯招聘、中華英才、前程無憂在互聯網上的品牌廣告投放金額分別為1.1億元、5000萬元、2000萬元。巨額的廣告支出導致三者遲遲不能盈利,掙扎在生死邊緣。

  唯一的支撐來自資本。

  據公開資料顯示:智聯招聘先后經歷五輪融資,2000年蘭馨亞洲注資300萬美元;2004年,獲歐洲某公司200多萬美元投資;2005年,聯想創投和智基創投注資770萬美元;2006年,智聯接受Seek公司2000萬美元投資;2008年,麥格理集團與Seek聯手注資約1.1億美元,Seek在智聯招聘第五輪融資中擁有智聯招聘56.1%股份,隨后增持至上市前的79%,成為絕對控股股東。上市之后,智聯招聘大股東SEEK的杰森·倫加和約翰·阿姆斯特朗聯合持股高達68.3%;智聯招聘CEO郭盛持股僅2.9%。SEEK所擁有的投票權為76%,是實際上的“掌門人”,而智聯CEO郭盛僅有0.8%投票權。

  資本占據絕對控股權和話語權,上市是否會隨時套現?這是投資者擔心的問題,也是智聯招聘遭受的質疑之一。

  “大股東這次發行的都是新股,我們大股東SEEK對智聯招聘來說也是長久的投資人,他沒有做任何套現,我們原來的股東都沒有套現。即便目前來說智聯招聘潛在的價值還沒有充分發揮,所以不存在套現的問題。”郭盛這樣解釋道。

  人事動蕩

  智聯招聘的高層震蕩在互聯網界極為罕見,甚至一年換三個CEO。業內認為,在人事動蕩的背后,其根源在于缺乏創新的產品服務跟不上大躍進式的市場策略,長期虧損,內部矛盾爆發實屬必然。尤其是當話語權掌握在資本方手中時。

  2010年,智聯招聘的高管內斗丑聞一曝出,便激起千層浪。三封郵件上演了一場智聯招聘高管內斗的“羅生門”。

  先是一封署名來自公司CEO辦公室的郵件,其中宣布對CTO余用彤、副總裁羅義華及技術部總監張春日因“工作不恰當行為”而解除一切職務并開除,同時稱CFO郭建民“因個人原因辭去公司的一切職務”。但數小時后,第二封郵件徹底推翻前一封,其中稱“經董事會授權,宣布董事會已解除CEO趙鵬、COO雷衛明、陳旭、倪陽平在公司的一切職務及其與公司勞動關系”,同時也澄清“CFO郭建民及羅義華、余用彤、張春日并未被解除職務,仍留用原職”。

  之后的第三封郵件暫時平定了風波,大股東宣布任命公司的一位董事擔任臨時負責人。最終,在資本方的精心物色下,派駐素有“上市操盤手”之稱的郭盛為新任CEO結束。

  郭盛不負重望,將智聯招聘扭虧為盈,直至4年后帶領智聯招聘在紐交所上市。但對于這樣曾經不穩定的團隊,投資者的質疑仍很多。但郭盛認為這是壞事也是好事,好事是因為企業發展到不同的階段需要不同的人帶來新想法推動這個企業往前走。

  而郭盛做了三件事:一是明確戰略,打造一個職業發展平臺;二是建立企業文化,凝聚人心;三建立系統性的管理,成為一個規范性的公司。

  模式受挑戰

  上市僅僅是一個開始,郭盛面臨著更復雜紛繁的變局。

  首先,對于前程無憂來說,智聯招聘已經遠遠落后。智聯招聘2014年一季度營收2.56億元,為前程無憂同期58%,凈利4198萬元,僅為前程無憂同期35%。而且第一季度是招聘旺季,業績相對較好。

  近日,在郭盛寫給員工的信中表示智聯招聘的業務除了網絡白領招聘,還包括校園招聘、人才測評、海外招聘業務;高端品牌、職業教育產品才開始。

  網絡招聘一直是智聯招聘的主要盈利來源,根據智利招聘財報顯示,2013年四個季度網絡營收的占比節節攀高,最高的第四季度甚至達到90%,2014年第一季度也超過80%。開拓新的營收點對郭盛來說任道重遠。

  互聯網分析師,同時也是拉勾網創始人許單單認為未來中國的招聘市場格局為:58趕集搶了前程無憂低端的崗位,垂直行業又被拉勾網搶了,而且拉勾網還搶了2/3的獵頭行業份額。同時LinkedIn(165.8,-1.19-0.71%)和獵聘等,他們是泛行業的,會搶前程無憂高端的份額,和獵頭低端的份額。即前程無憂被垂直的拉勾、低端市場的58趕集、LinkedIn從四面夾擊。

  而智聯招聘和前程無憂是同一條船上的螞蚱,他們都是模仿美國最早最大的招聘網站Monster。可惜的是,如今的Monster股價已經跌去88%,它的收入和LinkedIn差不多,但是市值相差了30倍。許單單不諱言Monster的今天一定是智聯招聘和前程無憂的明天。

  一邊是老牌招聘網站模式的沒落,一邊是備受資本追逐的新型招聘網站,智聯招聘可謂四面楚歌。

  未來智聯招聘的增長點在哪里?郭盛認為主要在兩端,一端是B端,一端是C端,這兩端的互聯網滲透率都不高。郭盛認為,在發達國家,超過80%通過網絡求職,巨大的市場潛力讓郭盛仍充滿信心,只是前路艱險,且行且珍惜。

? 网上现金麻将软件下载
龙虎和时时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最稳打法全天 山东群英会复式投注 35选7好运开奖查询 下载彩票网 时时走势图怎么选号 廊坊11选五开奖结果 幸运中彩票东坡下载 重庆时时现在开到几点